大连 旅顺口 -- Dalian Lushunkou

风物传说

草马石

发表日期:2018年3月4日

  共有 14025 位读者读过此文  

旅顺西部有个大海湾叫西湖嘴。站在岸边向海湾里望去,只见蓝瓦瓦的大海中有一座奇形怪状的大石坨子,像躺着一个雪白的石马。每当夏天,石马身上长满了绿茸茸的野草,人们都叫它草马石。在草马石的北面海边上有个车家村,村头挨个耸立着三座形似马车的石山,名叫大车山、二车山、三车山。三座山石头各异,大车山的石头是一条一条的;二车山的石头是一层一层的;三车山的石头是一丝一丝的。

当人们来到这里,观赏这些怪状奇景的时候,会听到这样一个传说。

从前,辽南和山东是山连山、水连水的,一条大路通南北。当时辽南六县归山东管辖,属登州府。所谓“金、复、海、盖,辽阳在外”,就是这个意思。

有一年,从登州府派来一个人到这里做县官,这个家伙是个赃官,人们都叫他“刮地皮”。他见钱眼开,谁要是上他这里打官司,不管有理没理,有钱就行。不几年,“刮地皮”就发了。那真是家财万贯,骡马成群,吃的是山珍海味,穿是是绫罗绸缎。使唤的丫环一大群,雇的伙计好几十。

这一年开春,山东有个名叫宝娃的小伙,闯关东来到这里。听说“刮地皮”家雇伙计,就找上门去。刮地皮见这小伙长得膀宽腰粗,又精又灵,看样子还真有把力气,就收下了。他把眼珠子一转说:“给我扛活,有个规矩。”

“什么规矩?”

“我吩咐给你的活,你干不上来,就罚你三年劳金。”

宝娃想,我从小就在庄稼院里爬,什么活能难住我?就点头答应了,并说:“要是你吩咐的活我都能干上来呢?”

“刮地皮”奸笑了一下,说:“那我就多给你三年劳金!”

两个人说妥了。可是,从春到夏,从夏到秋,“刮地皮”吩咐的活儿,都没难住宝娃,“刮地皮”有些着急了。一转眼,来到傍年根底。“刮地皮”把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大年三十,是他住在山东老家的老爹寿诞之日。他老早吩咐人买了许多关东的三件宝:人参、貂皮、靰鞡草。分别装在三挂马车上,他把宝娃叫来说:“到我老家这条路你熟,寿礼由你送。每挂车只许配一匹马,限你三天送到。误了期限,罚你三年劳金!”

宝娃知道,这是“刮地皮”特意出的难为他的熊道眼。他把一双机灵的大眼睛眨巴了一下,哎!有了!我何不来他个将计就计,让“刮地皮”知道知道俺穷人也不是好欺负的。他偷偷地去找一个同乡朋友,让他扮作相马的,在刮地皮门前大声吆喝:“相马咧!相马咧!”

宝娃急忙跑进屋对“刮地皮”说:“老爷!外面来个相马的。你的马这样多,要是相出好马,也能壮大老爷的威风啊!”

“刮地皮”早就盼望能有一匹好马骑着好抖威风,听了这一声,急不可耐地说:“赶快把相马的给我叫来!”

“刮地皮”把相马的领进牲口圈。相马的装模作样,东望望、西瞧瞧,摸摸这匹马脖子,拍拍那匹马屁股。最后,突然抓住一匹小白马驹的耳朵,惊叫说:“呀!老爷福气不小!这是一匹千里驹呀!宝马,宝马。”“刮地皮”一听,乐得连姓都忘了,忙说:“它真的是匹宝马?”相马的说:“没错!它的好处是:打一棒,满地晃,一晃就是几百里;锥一锥,贴天飞,一飞就是几千里。”

相马的走了,宝娃对“刮地皮”说:“老爷,给你家老太爷送这三车礼物,不用三匹马拉,用这匹千里驹拉车就行了。期限,也不用三天,半天就够了。”

“刮地皮”怕自己吃亏,又想用这匹千里驹显显威风,就对宝娃说:“你干别的活去吧。让你个穷光蛋送这三车珍宝,老爷我还不放心呢!明天早晨,老爷我亲自赶车去送!”

第二天早晨,“刮地皮”起来,戴上乌纱帽,穿上官服。他嫌院里窄巴,怕千里驹施展不开本领,就让人先把三车宝物推到村头,然后带上木棒和铁锥,牵着千里驹,迈着四方步,美滋滋地来到村头。先把千里驹套在第一挂车上,为了显示千里驹的本领,他让所有的人都回去,一个帮忙的也不留,独自坐在车二板上。起先他用棒子往宝马的屁股上打,可是怎样用力打,千里驹怎样使劲儿,也没把这挂装着重载的车拉挪窝。这时,老天忽然刮起了东北风,冷风卷着鹅毛大雪,劈头盖脸地打下来。转眼间,大雪封山,挡住了去路。千里驹和车陷进雪窝里,更一动也不能动了。“刮地皮”想,地下冰雪冻不能晃,就让它“贴天飞”吧!他摸出铁锥,照着千里驹屁股锥去。这时,车轱辘已经冻在地上了,千里驹更别想拉动车了。他锥着锥着,千里驹实在受不了啦,咬着牙一用劲,只听“嘎吧”一声,绳套被拽断了,一头钻进前面的雪窟窿里,一动也不能动弹了。“刮地皮”上前一摸,千里驹已经断气了。他气得大叫:“什么宝马!——草马!”喊罢一口气上不来,也倒在雪窝里冻死了。雪越下越大,把车和人马全盖住了。因为“刮地皮”为人歹毒,大伙明明知道他被大雪盖在村头,可是谁也不去理睬他。他老婆追问,人们就说:“老爷把寿礼送回老家后,可能骑着千里驹到南方游山逛景去了。”

转过年开春,冰雪融化,那人和车马都没化,全变成硬梆梆的石头卧在村头。不久,天塌地陷,黄海的水滚滚而来,把辽南和山东隔开了。那三挂马车,在海边变成三座车状的山。第一挂变的大车山,因为原来上面载的全是人参,所以石头是一条一条的;第二挂变的二车山,因为原来上面载的是貂皮,所以石头是一层一层的;第三挂变的三车山,因为原来上面载的是靰鞡草,所以石头是一丝一丝的。那“刮地皮”竟变成了水下的一块暗礁。那小白驹变成了石头,却在海里拔地而起,越长越高,成为西湖嘴海湾的石坨子。

这就是草马石的来历。

(口述人:鞠培德;于华凤,搜集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