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 旅顺口 -- Dalian Lushunkou

风物传说

挂天灯

发表日期:2018年3月4日

  共有 9376 位读者读过此文  

过去,旅顺的每个渔村,在正月十五元宵节这天,都会把船上的桅杆竖在院中央,上面挂上一盏红灯,叫天灯。

晚上,在鞭炮声中,从远处望去,到处都是红灯就象天上星星一样,数也数不清,好看极了!为什么要挂天灯呢?这事还得从头说起。

从前,在海边上有一户人家,就娘俩儿。儿子还没出生时,爹爹就去世了。他妈也没有给他起什么名字,大伙就叫他梦生。长到十八岁时,梦生出落成一个大小伙子,长得虎头虎脑。为了生活,他租了船主的船网渔具,靠闯海过日子。

梦生风里来浪里去,打了一年鱼。到了秋天一算帐,除了船主的租钱外,没剩下几个。娘俩饥一顿饱一顿,好歹凑付过了个年,就再揭不开锅盖了。

正月十四这天,梦生想,眼瞅要过节了,得找点活做,挣两个钱,吃不上饽饽,能吃顿苞米饼子也行。他就跟妈妈商量,要去撵冰打海狗。他妈妈高低不让.为什么呢?因为自古以来,撵冰打海狗的人,十个去了九个回不来.梦生他爹就是撵冰打海狗送的命,死后连个尸首都没有找到。

梦生有脾气很犟,他对妈说:“咱穷人是属鸡的,就得扒拉着吃。咱豁上累死,也不能白白的饿死。”他妈妈好说歹说也不行,只好让他去了。

梦生拿起两个大笸箩,背上海狗枪,摇着小船出海了。

这天天气挺好,海上风平浪静。梦生在—眼望不到边的大海中,一个劲地撵冰。到了后晌,才撵上冰群。

梦生把船锚抛上,背上海狗抢,拿起两个大筐箩,跨到冰群顶上。他用两个大笸箩,一点点往前倒。这是个冒险的活,—不小心掉进冰窟窿,就没命啦。他倒来倒去,倒了半下晌,连一只海狗也没见到。

日头快要下山时,梦生又往回倒。倒到半道上,他见冰上有只老海狗,正逗着一只海狗崽子在那儿玩耍。梦生麻溜地拿起海狗枪,对准老海狗,“嗖”的一声扔过去。谁知没打准,海狗枪穿在冰上,老海狗“扑通”一声跳进海里去了。

梦生上前抓住海狗趟崽子。小海狗“嗷嗷”直叫,边叫边淌眼泪,梦生一看心就软了,“唉,怪可怜的,放了它吧!”

梦生白忙乎了—天,摇着小船往回走。这时,刮起了大北风。海上开花了,一个大浪打来,把橹给打断了。小船像受惊的马,顺风顺流向海里窜去。

梦生心想,这回可没命了。不由得擦眼抹泪地哭起来。他哭着哭乱冷不丁一抬头,就看见天上有盏红灯。他寻思,是不是自己看花眼了?便用劲擦了擦眼睛。再仔细一看,果然不错,是一盏红灯。

这盏红灯越来越近,灯光越来越红,照得海面通亮。这时,就听有人喊了一声:“梦生,快上来吧!”梦生就觉得轻飘飘地起了空。到了红灯跟前,两脚往下一踩,下面还有一个东西托着他。

他定神一看是个女人,身上穿着一套红衣裳,右手擎着一盏红灯。梦生想,天底下哪有这样的事,我是不是在做梦呀!他顺口就问了一句:“你是谁?”那女人说:“我是海神娘娘,知道你的心眼好,特来搭救你。”

海神娘娘让梦生扯住她的衣襟,把眼闭上。梦生就觉得风在他耳边呼呼直响。过了一阵子,海神娘娘让他把眼睛睁开,他一睁眼,就看见山了。

海神娘娘从头上拔下自己的金簪子,交给了梦生说:“回家后,你要什么,就画什么,再吹上三口气就行了。”说完就不见了。

回到家里,梦生就用盘簪子画起来。他画了鱼船画鱼网,画完渔网又画渔线。有了这些东西,日子一天天好起来。

为了感恩,每到正月十五这天,梦生就把船上的桅杆竖在院当中,挂上红灯笼,起名叫天灯。

后来又有不少人在海上遇到了七灾八难,也都叫海神娘娘搭救了,大伙也学着梦生的样子挂起了天灯。就这样,一辈辈地往下传,这个风俗习惯一直传到现在。

(口述人:于有珍;于华凤,搜集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