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 旅顺口 -- Dalian Lushunkou

风物传说

八只船

发表日期:2018年3月4日

  共有 12054 位读者读过此文  

旅顺口区北海乡有个北海村。北海村,又叫“大北海”,“坨子头”。可是,却很少有人知道它的原名叫“八只船”。

很早很早以前,北海是个富裕的地方,真可是说得上“棒打獐子瓢舀鱼,野鸡飞进汤锅里”。那时,坐地户只有一家,姓乌,排行老八,人们都叫他乌八。闹义和拳、红灯照时,这个乌八不知通过什么门道,弄回来一只船,这是当时当地唯一的一只船。后来山东闹灾荒,老王家和老刘家各带一大帮家口,逃难来到这个地方。乌八就假惺惺地给每人筛满一盅酒,算是全年的份子钱。由此,这条船的外号就叫成了“一盅酒”。几年工夫,乌八就成了大财主了,不过这可苦了王、刘两家的穷哥们了。大家每日里愁眉苦脸,没个主意。

有一年五月十三龙王爷过生日那天,乌八在家里大吃打喝,穷哥们只能淌眼抹泪干瞪眼。大家都觉得要是自己有条船就好了。上哪儿弄船呢?要买,没有钱;要修,没木材。晚上,穷哥们聚到海滩上磕头,求龙王爷帮个忙。

半夜里电闪雷鸣,风呼呼的刮,大雨像瓢泼一样。天亮了、风停了、雨住了,海滩上不知从哪儿漂来八只船,红松板面,红润润的,一色好木材,船头还写着四句话:“龙宫舢板,借给黑脸,打鱼养家,不用归还”。

穷哥们得了船,都辞退了乌家的活,准备干自己的。乌八一看不妙,便耍无赖,硬说这八只船是龙王爷给他的。还说有诗为证,那黑脸的“黑”字,就是乌的意思;船有八只,正好他又叫乌八。船,理所当然得归他,要是不交出船来,就去告官。“告官”,是吓唬人的话,他也怕打官司花钱。最后,他提出要和穷哥们比试比试。

比试甚么?怎么比试呀?乌八提出要到三板礁外比打鱼。这是乌八的鬼心眼,三板礁是个叫劲的险礁。一板十二个尖礁,礁尖交错,活像犬齿狼牙,所以,又叫狼牙礁;这且不说,周围水深流急旋涡多。渔民们都说,“饿死不闯狼牙礁,免得阎王把手招”。乌八仗着他的“一盅酒”船大底平,可穷哥们的八只船全是带龙骨的尖底船,容易触上水下的暗礁。乌八这一招可是够狠、够损的了。

比试开始了,开船时,正是涨潮,双方的船都顺利地通过了三板礁。可是还没等下网,却意外的发现海面上白瓦瓦的一片,不知是什么东西,打捞上来一看,全是整包的白面。乌八一见,红了眼,亲自指挥儿孙们打捞,一会儿“一盅酒”便装满了一船白面,乌八贪心不足,还一个劲儿地叫儿孙们打捞,船都装的冒了尖,压得“一盅酒”象个潜水的大白鹅。穷哥们也捞了一些,可是船身窄小,装的有限。

往回返,经过三板礁时,正赶上落大潮,水面、水下的礁石林立,穷哥们的船身窄小,加上装载少,驾驶灵活,都闯了过来。乌八的船大底宽,装载也重,一下子被狼牙礁咬住了。经过流冲浪涌,船底被礁尖啃出了缸口大的一个大窟窿,海水开花般地往船舱里涌。乌八和他的儿孙们慌了神,鬼哭狼嚎没咒念,只一袋烟的工夫船就沉了,乌八和他的儿孙们全都落了水,喂了王八。

从那以后,穷哥们便驾着这八只船朝出夜归,闯海打鱼,过上了好日子。王、刘两大家,在这里繁衍生息,不久便发展成了一个渔村。为了不忘龙王爷的恩德,大伙就给村子取个名字,叫八只船村。

(口述人:王兆泰;刘继武,搜集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