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 旅顺口 -- Dalian Lushunkou

行政复议

旅顺口区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 旅政行复字〔2018〕6号

发表日期:2018年11月28日

  共有 2832 位读者读过此文  

旅顺口区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
旅政行复字〔2018〕6号

申请人:某公司。

被申请人:大连市旅顺口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住所地大连市旅顺口区新城大街3号。

法定代表人:刘先和,局长。

申请人对被申请人作出的《答复函》行为不服,于2018年6月13日向本机关申请行政复议,本机关依法予以受理,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请求:依法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答复函》的具体行政行为;责令被申请人依法对大连某公司侵犯申请人注册商标专用权行为予以查处并将处理结果书面告知申请人。

申请人称:首先,2017年11月23日,因大连某公司未经申请人允许擅自使用申请人注册商标,申请人向被申请人举报大连某公司的违法行为,而且申请人当时已明确告知被申请人,申请人从未授权大连某公司使用申请人的注册商标。另外,申请人从未与大连某公司共同前往瓦房店连城包装制品有限公司委托该公司加工包装纸箱,大连某公司库房内存在涉案纸箱,恰恰能够证明大连某公司侵犯申请人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确实存在。

其次,2017年7月31日,申请人与大连某公司解除了合作关系,申请人发现大连某公司存在侵权行为之后向被申请人举报时,已明确告知被申请人双方已不存在任何合作关系。然而,被申请人并未采纳申请人的上述意见。

大连某公司向长春市宽城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出具的“情况说明”称:双方于2017年2月10日口头终止代加工协议。真实情况是双方于2017年7月31日才解除合作关系,从该份说明可以看出2017年8月份之后双方已不存在任何合作关系,大连某公司此后继续使用申请人注册商标的行为属于侵权行为。另,双方合作期内申请人也仅授权大连某公司使用“某”注册商标,从未授权大连某公司使用注册商标。因此,大连某公司库房内存放的带有商标的包装纸箱并使用的行为,已构成擅自使用申请人注册商标的侵权行为。

第三,被申请人《答复函》中称大连某公司提供覆盖辣椒粉包装箱商标标识的粘贴,以及购货商提供的证明等证据,能证明大连某公司对出厂的产品商标进行了覆盖。申请人认为:一是申请人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存有异议;二是上述证据作为间接证据无法证明在流通环节中对涉案产品包装纸箱商标标识进行有效覆盖。大连某公司的行为符合《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一)项,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的,属于侵犯申请人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被申请人称:2017年11月23日接到申请人举报大连某公司侵犯申请人注册商标专用权。2017年11月24我局立案调查。经查,大连某公司同申请人在2015年开始合作,因申请人不具备食品生产资质,口头委托大连某公司生产辣椒粉等产品,允许大连某公司在生产过程中使用申请人注册商标。

申请人拥有注册商标专用权,申请人 2017年11月23日向我局举报大连某公司对该商标侵权,提供自有产品包装箱作为证据,执法人员询问申请人是否能够提供销售环节大连某公司商标侵权的证据,申请人未能提供。

大连某公司库房内的纸箱是在与申请人合作期间与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等共同到瓦房店连城包装制品有限公司委托加工的,大连某公司提供了瓦房店连城包装制品有限公司的说明及纸箱付款凭证,且瓦房店连城包装制品有限公司配合做了询问。大连某公司受申请人的委托加工、包装食品调料等产品,大连某公司与申请人统一结算加工费、包装费。因申请人与大连某公司口头终止合作,大连某公司库房内有剩余定制纸箱,为避免资源浪费,故将纸箱上商标用写有字母“A”的红色贴纸或写有“大连某系列”字样的白色贴纸覆盖,然后出厂销售。以上两种贴纸当事人在第一次接受询问时提供给执法人员,且有贴纸印刷厂证明其为案发前印刷。

根据以上调查,我局得出以下结论:

1.申请人与大连某公司法定代表人共同定制纸箱,委托大连某公司加工、包装的事实存在,双方已经形成对案涉商标的口头授权,且有瓦房店连城包装制品有限公司证明、双方订单等为证。

2.双方是否结束授权关系没有证据证明,举报人应承担提供证据的责任,否则承担不利后果。现无明确证据可证明双方结束商标授权关系,且结合双方形成的口头授权事实,可认定大连公司库房内存放的带有商标的包装纸箱不属擅自使用他人注册商标。

另外,申请人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大连某公司在销售环节存在商标侵权行为。

3.大连某公司能够在第一时间提供覆盖辣椒粉包装箱商标标识的粘贴,粘贴印刷厂提供《产品出库单》证明该粘贴为案发前印刷,又有购货商证明流通领域的辣椒粉包装箱的商标全部覆盖,外观不可见,相关证据可证明大连某公司对出厂的产品商标进行了覆盖。

综上,我局认为大连某公司的行为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的规定,不属于侵犯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行为。

经审理查明:2017年11月23日申请人向被申请人举报大连某公司侵犯申请人注册商标专用权。2017年11月24被申请人立案调查。查明,申请人拥有注册商标专用权,大连某公司同申请人在2015年开始合作,因申请人不具备食品生产资质,口头委托大连某公司生产辣椒粉等产品,允许大连某公司在生产过程中使用申请人注册商标。申请人举报大连某公司对该商标侵权,提供了自有产品包装箱作为证据,未能提供销售环节大连某公司商标侵权的证据。

被申请人检查大连某公司库房,现场有包装箱印有注册商标标示的辣椒粉65箱及空包装箱230个。纸箱是该公司在与申请人合作期间与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等人共同到瓦房店连城包装制品有限公司委托加工的,大连某公司提供了瓦房店连城包装制品有限公司的说明及纸箱付款凭证,且瓦房店连城包装制品有限公司相关知情人员作了证实。同时,申请人亦自认确实与大连某公司有合作关系。大连某公司受申请人的委托加工、包装食品调料等产品,大连某公司与申请人统一结算加工费、包装费。因申请人与大连某公司终止合作后,大连某公司库房内有剩余定制纸箱未用尽,为避免资源浪费,大连某公司将纸箱上商标用写有字母“A”的红色贴纸或写有“大连某系列”字样的白色贴纸覆盖后使用库存纸箱。以上两种贴纸大连某公司在第一次接受询问时提供给执法人员,且有贴纸印刷厂经营者的询问笔录及《产品出库单》证明,能够确认是案发前印刷。大连某公司的购货商大连新源调料行证实,2017年10月13日购进辣椒粉130件,外包装纸箱上均无商标字样,对上述事实进行了佐证。

2018年5月10日,被申请人作出《答复函》,以当事人的行为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的规定,不属于侵犯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行为,对案件进行撤案处理。申请人不服《答复函》,提起复议。

本机关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的规定,被申请人负责本行政区域内商标使用的管理工作,具有法定职责。申请人与大连某公司具有合作关系,合作期间委托他方制作的包装纸箱使用申请人专用的注册商标,是申请人同意的,不存在商标侵权问题。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双方合作关系终止后,大连某公司是否继续使用申请人的注册商标销售商品。根据被申请人查实的证据,可以确定大连某公司库存的使用申请人注册商标的纸箱,是双方合作期间的存货。大连某公司为了避免浪费,通过粘贴覆盖注册商标的方式继续使用纸箱,应属合理,不属于侵犯商标权行为。申请人不能证明流通领域大连某公司有侵犯商标权的行为,被申请人亦未能查实大连某公司有侵犯商标权的行为,因此被申请人作出撤案处理亦属正当。

综上所述,被申请人的具体行政行为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本机关决定:维持被申请人作出的《答复函》具体行政行为。

对本决定不服,可以自接到本决定之日起15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2018年8月8日